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延安卫健委原主任司机的隐秘副业:收钱评职称帮人找工作

  延安卫健委原主任司机的隐秘副业:收钱评职称帮人找工作按照“先给钱,后办事”的模式,行贿者一次次将数万元资金打给薛博,薛博又一次次在延安卫生系统内部找关系,为人在医院找工作、在医生职称评级面试中提供帮助。

  薛博被留置后,公开信息显示,延安卫生系统多人被查,涉及延安市卫健委主要领导和多名医院负责人。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1985年3月出生的薛博是本科文化,被查前,任延安市中医医院总务科科长。

  1966年出生的郝建东是陕西绥德人,公开资料显示,1985年7月,郝建东参加工作,曾任延安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延安市人民医院院长等职务。2013年4月,转任延安市卫生局党委副书记、局长。

  此后,卫生系统改制。2019年,郝建东依旧担任延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委书记、主任一职。截至2021年9月,郝建东主管延安卫生系统长达8年时间。

  有证据显示,对外交往中,薛博曾多次对外透露,他曾是郝建东的专职司机,这也让有些人相信,“在延安市医疗系统,薛博应该有能力办事”。

  2021年9月15日,薛博被宜川县监察委员会留置。2022年1月20日,宜川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进行逮捕,涉案案由为受贿罪。

  起诉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期间,薛博接受3人请托,在晋升副主任医(技)师职称评审中提供帮助,收受好处费;接受他人请托,并请其他工作人员帮忙,意图给5人在医院安排工作,从中收受好处费。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虽然薛博是一名司机,但在医生职称晋升评审中,他却能找到负责评审的工作人员说情,工作人员也愿意帮助薛博。

  2019年12月19日,延安延长县某医院医生贺某通过同事找到薛博,希望其能在职称晋升评审中提供帮助。

  薛博告诉三人,希望能让贺某顺利通过晋升副主任医师的面试。对此,三人均答应帮忙。

  此后,又有人专门找过贺某所在的医技药学组组长,希望该组长能给贺某提供帮助,此人也应诺。

  2020年9月29日,贺某正式参加“2019年度延安市系列高级职称评审面试答辩”,并顺利通过了面试评审。

  经延安市人社局确认,贺某成功晋升为延安市卫生系列副主任医师(基层)。而5万元“好处费”,被薛博统统用于偿还债务及家庭开支。

  同样要参加“2019年度延安市系列高级职称评审”的面试答辩,吴起县某医院感染科检验室技师张某也通过同学找到了薛博。

  薛博提出需要提前花钱打点评审专家。2020年9月23日,张某通过微信转账打给薛博2万元。

  随后,薛博如法炮制。最终,张某顺利通过面试。经延安市人社局确认,张某晋升为延安市卫生系列检验医学副主任技师(省级)。

  一年后的2021年,张某的同事也要参加晋升副主任医师考试(省级)面试。张某出面找薛博帮忙,薛博同意后,当年6月8日,张某的同事给张某转账3.5万元,张某则给了薛博3万。

  但3个月后,薛博被监委依法留置的消息传来,张某将其中5000元还给了同事,而薛博将所得3万元好处费用于个人消费。

  薛博除了替人找关系解决医生职称考试面试之外,还多次收钱、找关系帮人在延安医院找工作。

  2018年3月,辞职后一直没有工作的李某,想到了“在延安市卫生系统有能力帮人办事”的薛博。

  李某与薛博相识于2015年的一次同事聚餐。他知道,薛博是时任市卫健委主任郝建东的专职司机。

  2019年6月,李某得知延安新区要建延安市中医医院,便联系上薛博,请他帮忙在延安卫生系统安排一个工作,并表示愿意花钱。

  2019年12月,李某得知,延安市另一家医院将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李某电话征求薛博意见,薛博称,如果李某通过笔试,在面试环节,将通过自己特殊的工作身份寻求领导的帮助。

  2020年2月,孙某是在同学办公室里偶遇了薛博,经介绍得知,薛博是延安市中医医院总务科科长,曾给延安市卫健委主任郝建东当司机多年。

  孙某认为,薛博在延安市医疗系统应该有能力办事,便请托薛博,想让自己女儿进延安市的医院工作,并承诺愿意花钱。

  一个多月后,薛博得知,延安市中医医院要招聘一批护士和导医,便让孙某女儿去报名。

  在协商“好处费”数额后,孙某将8万元打入薛博指定银行卡账户,薛博承诺,要将孙某女儿安排进延安市中医医院工作。

  此后,虽然薛博找了监考的工作人员,但因是视频监考,考场纪律严格,孙某女儿最终落选。

  有证据显示,“收钱替人在医院找工作”的薛博曾多次找到郝建东和党风明说情,但二人一直未答应,其中一次,郝建东仅表示“知道了”,但未做出具体安排。

  起诉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薛博共收受8人好处费50万元,其中10万元已退还。

  ▲5月23日,延安市卫健委召开全体干部职工大会,安排部署郝建东违纪违法案以案促改工作。图片来源/延安市卫健委官网

  2021年9月15日,因涉嫌受贿罪,薛博被宜川县监察委员会留置。此后,一场反腐行动在延安卫生系统逐渐展开。

  薛博被留置的前一周,2021年9月8日,延安市第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六次会议决定,免去郝建东的延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一职。

  随后,2021年10月21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郝建东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几天后的2021年10月25日,陕西省纪委监委再发消息称,延安大学原副校长、附属医院原院长马柏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信息显示,郝建东与马柏林曾一起搭班子,在延安大学附属医院任正副院长好多年,并且二人均是延安最大的两家医院的“掌门人”。

  三人被查是否有联系,目前不得而知。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三人被查后,延安当地多个自媒体曾撰文讲述了三人较为复杂的关系,但截至目前,官方公开信息未有披露。

  今年5月7日,“陕西检察”微信公众号消息,经审查,延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郝建东决定逮捕,案由为涉嫌受贿罪。

  陕西省纪委监委官网“秦风网”对外发布通报称,经查,马柏林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金;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权在人事招聘过程中为亲属谋取利益;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利用职权为子女谋取利益;违反生活纪律。涉嫌受贿犯罪,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建设工程及医疗器械项目中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马柏林身为党员领导干部,理想信念缺失,纪法意识淡薄,处心积虑欺骗组织,“靠医吃医”擅权妄为,毫无底线聚敛财物……

  今年5月9日,宜川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薛博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薛博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无异议。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薛博作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其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50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但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薛博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构成坦白;薛博有举报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构成立功,二者可从轻处罚。同时薛博已退还全部赃款、并系初犯、偶犯,认罪悔罪,可酌情从轻处罚。

  5月23日上午,延安市卫健委召开全体干部职工大会,安排部署郝建东违纪违法案以案促改工作。会议强调,要以案为鉴,举一反三,引以为戒,提高思想认识,深挖思想根源,增强思想警觉,把党纪国法牢牢记在脑子里、刻印在心上、落实在行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