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重审在即 刘强东案对京东的影响还在继续吗

  重审在即 刘强东案对京东的影响还在继续吗近日,刘强东明州案再次举行听证会。据悉,此次听证会律师仍是就程序性问题进行辩论,正式的陪审团审判 (Trial) 将在 2022 年 9 月 26 日或者 10 月 3 日召开。

  在长达4个小时听证会上,核心争议焦点是Liu Jingyao提出增加针对刘强东和京东的惩罚性赔偿(punitive damages)动议,以及刘强东一方提出取消对京东的指控。

  明州一案,让刘强东和京东都受到重大的影响。如今该案似乎又将再度开审,其影响是否还在继续呢?

  2018年8月31日凌晨,因被指控性侵时年21岁的明尼苏达大学学生Liu Jingyao,刘强东被警方逮捕,后于次日获释。同年12月21日,亨内平县检察院因为证据不足,决定对刘强东不予起诉。

  在刑事案件结束后,2019年4月16日,Liu Jingyao向明尼苏达地方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将刘强东及京东集团列为被告,要求两方赔偿她超过5万美元的损失并承担诉讼费。

  2020 年 4 月 6 日,刘强东应诉并递交答辩状。2020 年 4 月 27 日,法官发布判决拒绝京东撇清雇主替代性责任。

  原本以为事件至此已经落下帷幕,但是两年后,在2022年5月25日这一天,Liu Jingyao向法院提交动议,要求在诉讼请求中增加刘强东和京东共同承担惩罚性赔偿。动议称,有初步证据表明,刘强东和京东故意无视Liu Jingyao的权利和安全。动议还称,刘强东事发时担任京东CEO,在他工作期间性侵了Liu Jingyao。

  刘强东一方对此作出回应,6月10日,刘强东的律师向法院递交法律意见书,反对Liu Jingyao提出的惩罚性赔偿动议。按照意见书的表述,原告Liu Jingyao 在案件的每个关键事实上都做出了“截然相反”的陈述,没有让她的指控变得“清晰和令人信服”,故应当驳回其动议。刘强东方随意见书一同提交了文字、音视频证据,以佐证自身观点。

  随后,6 月 24 日当地时间下午一点,Jingyao 诉刘强东性侵民事诉讼案在明州首府明尼阿波利斯进行公开听证会(motion hearing),持续四小时,Jingyao 本人全程出席了庭审。

  在听证会上,Jingyao 的律师和刘强东的律师各自出示自己手中的证据。

  1、京东聘请的美国司机证词:在车上,司机通过后视镜看到 Jingyao 躲在车后座的角落。司机表示,他在当司机的这几天,看到刘强东是一个非常有权力的人,每个人都对刘强东毕恭毕敬(everyone bows him)。当被问到他是否认为 Jingyao 在车里被性侵的时候,司机说:“我当时没有思考这方面的事情,我想到的是,这个有权力的男人下定决心要得到她(Jingyao)”。

  2、当晚聚餐的日本餐馆女服务员证词:该女服务员表示,Jingyao 被不断灌酒,满脸通红,很明显属于不适状态,于是这个女服务员主动给 Jingyao 送上了一杯热茶。

  3、刘强东的书面证词:他承认,在晚宴和车里,Jingyao 从来没有作出任何行为表示她想要和他发生性关系,他只是觉得 Jingyao 对他非常友好。

  4、Jingyao 本人回答问题的视频资料。在视频里,Jingyao 口述她的经历:“(大意)我在晚宴上被灌了许多酒,我乞求 Alice(刘强东助理)帮我叫车送我回家。我被送上车,刘强东开始触碰我,我不断说不、拒绝、抵抗。我在车里,我没地方可以逃,我只能躲在座位的左侧角落....... 我以为我在回家的路上,却被带到了一个别墅。我乞求刘强东和 Alice 把我送回家,当我进入我的公寓的时候,我一直以为除了刘强东,Alice 也全程跟着...... 我从来都没有表达过我是同意的,我不断拒绝。”

  与此同时,该律师再次强调,许多证据却表明京东支付了晚宴、司机的费用、京东的国际市场营销主管组织了晚宴,而刘强东作为京东CEO的职能之一便是通过酒桌建立与商业伙伴的关系。以上证据足以证明刘强东和京东在明知道刘静尧从未表达同意的前提下,蓄意忽略她的权利和安全,对其进行性侵的行为

  刘强东的律师则是播放了刘静尧扶着刘强东进入她公寓的视频,并称:刘静尧全程表情都是微笑的,而且脚步轻快,一直抬起手示意方向,完全不像是刚刚在车里被性骚扰后的模样。

  不过Jingyao 的律师却反驳称,如果仅仅凭借一段走廊里的录像、一个微笑、一个挽手就能证明性同意,那女性权利就倒退了100年。同时她还指出,因为时间不足,更多的证据与证言将会在陪审团审判中展示,给陪审团与公众还原一个更加完整的真相。

  “明州案”对刘强东和“刘强东的”京东的影响是重大的。自从该事件发生后,刘强东再很少抛头露面,逐渐从京东各公司关键岗位上卸任,逐渐从台前退居幕后。

  2019年,刘强东卸任京东云计算经理;2020年,刘强东卸任京东的运营主体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刘强东卸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等职务,并于同年7月相继退出21家公司经理、总经理职务,其中包括8家贸易公司,4家物流公司,2家云计算公司;2021年9月刘强东卸任京东集团总裁,接任者为京东“二号人物”徐雷;今年4月7日,京东集团公告称,京东集团总裁徐雷将接替刘强东,担任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CEO)。

  至于刘强东的未来规划,京东集团公告指出,刘强东将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致力于公司的长期战略设计,重大战略决策部署,年轻领军人才培养和乡村振兴事业。

  4月底、5月初,刘强东连续减持京东健康价值超过4.4亿港元(约合3.76亿人民币)股票;5月23日以来,刘强东控制的京东机构股东Max Smart Limited连续减持京东股票,截至6月16日,合计减持数量达1.11亿股,对应的市值约为6.5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8亿元);6月17日刘强东减持了京东A类普通股450万股,价值约2.7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71亿元。刘强东卸任的这两个月里,累计套现66.31亿元。

  此前,刘强东曾表示,“要是失去京东的控制权,那我会毫不犹豫把京东卖了。”那么,他两个月疯狂套现的行动,是否表示他失去了京东的控制权呢?

  根据京东的近期的财报数据显示,在交出管理大权后,刘强东通过Max Smart Limited持股为13.5%,有72.9%的投票权。至少在重大决策上,刘强东还拥有相当大的话语权。

  徐雷在京东内部历经沉浮。他于2009年加入京东,一直负责京东商城广告、公关、品牌、校企营销等工作。此后,他曾短暂加盟百丽,负责旗下电商项目优购。2013年,徐雷再次加入京东商城,全面负责市场营销工作。2014年底,徐雷兼任无线业务部负责人。

  京东上市前,曾引入大批职业经理人担任CXO,但在2016年之后,职业经理人在京东集团体系的地位开始动摇。也正是在此时,徐雷受到了重用。2017年,京东集团任命徐雷为京东集团CMO,称“徐雷通过组织创新,提升了公司的营销和运营效率,为商城构建了强有力的运营及营销竞争力”。

  2018年7月,徐雷出任京东零售CEO。他与当时的京东数科CEO陈生强、京东物流CEO王振辉一起,并称为京东集团旗下三大业务掌门人。有说法称,那段时间,刘强东对管理层放话:“谁不服徐雷,就是不服我。”

  此后,明州案爆发 ,刘强东陷入舆论旋涡。但是徐雷执掌的京东零售业务却逐渐开启新一轮增长。2020年1月,徐雷在京东零售业务年会上表示,2020年,京东零售将在交易额、收入、用户、利润这四大核心指标上均实现加速增长。

  2021年9月,徐雷升任京东集团总裁。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京东首次设立集团总裁职位。半年后,犹如考察期刚过,徐雷出任京东集团CEO。

  在总结徐雷的业绩贡献时,京东方面称,徐雷升任京东零售CEO时,面临巨大压力,京东的收入增速首次跌破30%,活跃用户甚至出现负增长。然而在随后三年多时间里,京东再次恢复高速增长,过去三年间始终保持在25%~29%之间,活跃用户数从3亿攀升至5.7亿,库存周转天数下降了20%。

  有京东内部人士对其评价也颇高,“他(徐雷)已在京东历练了十多年,具备了领军人才的能力。”上述内部人士称,“此外,老徐(徐雷)对数智化的敏感度也非常高,京东APP就是他一手带起来的。”“特别是从去年9月份徐雷上任京东集团总裁以来,在整个市场增长乏力的背景下,公司在四季度仍旧保持了高于同行业的23%的同比增速。”

  不过,对于徐雷未来所面临的挑战,不少行业人士也感到担忧。有专家表示,2021年,京东的活跃用户数接近5.7亿,京东在过去一年的增长也得益于存量用户的挖潜,用户的复购率和ARPU值都明显提升。但是如果着眼于未来五年、十年,京东的增长新空间在哪里?接下来京东的进一步增长,靠什么实现?从财报来看,零售、物流、新业务,三个板块构成了京东目前的主要营收,但是未来京东想要更进一步,就要跳出“电商”这个框架。作为刘强东的继任者,徐雷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