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殡仪馆灵车司机:生命最后一程我见证了逝者用死亡写下的故事

  殡仪馆灵车司机:生命最后一程我见证了逝者用死亡写下的故事在我们的生活之中,很多人提起殡仪馆都会下意识的认为这是一个不太吉利的地方,甚至有些长辈都不会将孩子带往殡仪馆这些地方,如果家中有人从事有关殡仪和丧葬的工作,甚至会因为这份工作受到很多人的指指点点。

  其实在人的漫长一生之中,生老病死都是我们每个人无可回避的事实,但是或许回避死亡这种观点盛行了太久,所以在我们传统文化之中,下意识的避讳“死亡”成为了我们某种意义上的教育缺失。

  每个人去世之后去往殡仪馆的最后那段路,必然要有一个人要担任司机的角色。这个角色一般不能由家人亲属所承担,普通的出租车司机也不会接下这样的工作,从而也就衍生了一种较为特殊的职业——殡仪馆灵车司机。

  他们是逝者生命最后一程的见证者,也是殡葬专业的重要组成人员。本文中的“我”是刘润东,他是一名专业的殡仪馆灵车司机。

  刘润东是误打误撞进入这个行业的,因为自己的奶奶病重急需要用钱,刘润东便选择了成为了一名殡仪馆的灵车司机。

  因为民间传统观念的一些误解,所以灵车司机这个职业很少有人去主动应聘,一般都是高薪聘请才会有人前来应聘。

  在刚开始做这份工作之前,刘润东的想法比较简单,也对灵车司机这个职业有着一些先入为主的偏见,刘润东认为这份工作虽然薪资很高,但是绝对不是一个长久之计,他只想赚够奶奶的医疗费用就辞职。

  但是出乎刘润东意料的是,他进入了这个行业之后接触到了和传统意义上的“殡葬”完全不同的一面,这个职业不是传说中的什么恐怖职业,也不会见到一些神乎其乎的怪谈事件,而是一份十分需要专业精神和职业素养的工作。

  在赚够了奶奶的医疗费后,刘润东没有选择辞职离开这个行业,在奶奶逐渐康复痊愈后,刘润东决定留在此继续工作。

  他成为了一名职业的殡仪馆灵车司机,也接触了到了人世间有关死亡和分离的种种悲欢离合,他作为这些逝者人生路上最后的送行者,不仅仅是将人送到殡仪馆这么简单,而是经常需要帮助逝者的家属处理一些大小事务,还要在这个过程中恰到好处的安慰家属的情绪。

  在刚开始接触这个行业的时候,刘润东会对逝者有着一种天然的恐惧感,看到殡仪馆其他的前辈司机们一边熟练地搬运逝者遗体,一边游刃有余地安慰着在场的家属,刘润东从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敬佩感,他觉得他太小看殡仪馆灵车司机这个职业了,也重新思考了一下自己关于这个职业的理解和定位。

  刘润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自己做灵车司机的这一年,送走了将近两千位逝者,最忙碌的时候甚至一天要接二十多个电话。

  刘润东本人的人生中,如果不是遇上奶奶重病等钱救命,他可能永远也不会和灵车司机这个职业产生联系。

  他有着端正的容貌,也有一份体面的学历,在很多人的眼里,像刘润东这样的大好青年,不能浪费在殡仪馆这样的地方,而是应该坐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做一些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很多亲朋好友都劝告刘润东辞去灵车司机的职业。

  尤其是刘润东的奶奶,因为自己的孙子是为了凑齐自己的医疗费才选择进入这一行当的,老人家格外心疼自己的孙子,希望他别再辛苦了,也别和这个不那么好听的职业再打交道。

  但是刘润东对于这些善意的劝告也只是听一听,他的内心里对于灵车司机的职业有着一份独特的理解,他对于自己这个职业的定位,更多的是给予这些逝者最后的温暖和尊重。

  冬天的早上寒风刺骨,夏日的凌晨依然酷暑难耐,不论是什么样的天气,什么样的时间点刘润东只要接到电话就要尽可能快速地赶到现场,因为只要刘润东的电话响起,就代表着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刚刚离开。

  在赶到现场后,刘润东会顶着过路人看见灵车的诧异目光,将车子开到指定的地点,然后熟练地将逝者的遗体放入冰棺内。

  这个过程他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但是每一次刘润东都会认真仔细地准备,争取在每一个环节都做到最好。

  中国有一句流传已久的话叫做“节哀顺变”,其实如果我们仔细去分解一下这四个字真实的含义,就会发现节哀顺变的含义,是一种属于中国人骨子里的的礼节和克制。

  面对至亲至爱的过世,我们仍然要克制自己的哀伤,顺应事物的变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也有着宽慰仍然在世之人的含义,逝去的人已经长眠,活着的人要节制自己的哀伤好好保重。

  对于刘润东来说,在每个人生命的最后一程送别他们,是一个见证他们一生的过程,刘润东和这些逝者们素昧平生,第一次见面就是永别。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一个人的一生是一个完整的故事,那么刘润东就是在他们生命终点,守在最后一站见证这些逝者用死亡写下的故事。

  死亡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之中一直是用最含蓄的姿态出现的,它仿佛被提起的时候就是一个不够吉利不够如意的词汇,这和我们中国文化中向往团圆美好的价值观念有所冲突,所以我们会下意识的避讳有关死亡的讨论。

  但是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有着自己独一无二的温暖,每个主人公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故事,死亡并不是一件可怖的事情,它是一种必然的变化和结果,也是每个人人生故事的必然结局。

  我们其实并不用太过于回避有关死亡的话题,也不用认为死亡和生活站是完全对立的关系,其实这两者合起来,才是我们完整的一生,死亡是生命的一种完成时态。

  正是有很多像刘润东这样敬业的专业人员,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见证着每个人人生故事的结束与完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